老是觉得与周围格格不入,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用劣质的玩笑去引起别人注意。

在我短短的人生里曾经出现过很多像天使一样的女孩,有的依然活在天堂一样美好的现实里,有的却早早的堕入泥淖里。我在她们的故事里甚至没有多少的出场率,但是现在想想,总会因为这差别巨大的人生而唏嘘不已。
在一些女孩子的故事里,我或许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吧。

面面?面面在哪!!

ーーー 逃 避 行 ーーー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真的是年纪越大喜欢一个人就越是诸多顾虑

总是怀疑自己喜欢的到底是他这个人还是这个时候的他 总是害怕自己不能完全的接受所有的他 喜欢p的时候总是害怕他失去了光环 喜欢ryoma的时候又害怕他总有一天会得到光环 害怕他被推到一个永远也看不到自己的高处

或者是难以接受以前的他 又害怕他根本不是自己想象的样子 而且自己又是三分钟热度的人 我都有点怀疑 对我而言 到底会不会有永远的爱呢

“喜欢的类型”这样的字眼对我来说太过奢侈了

对我来说 爱我这件事本身就已经很困难了 因为自己最清楚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辣鸡了 连我自己都没有被他人所爱的自信

如果部分...

江湖夜雨十年灯

我一直很想写武侠小说。

我觉得至今没有人写出我心中的江湖,除了一个人。

他说春风得意马蹄疾, 一日看尽长安花。

江湖就是趁年轻的时候骑马走过中原大江南北,看繁华的城,登巍峨的山,穿着粗布衣裳在酒楼里大口喝酒。那个时候长安城里的阳光一定要有春天的温暖。

周围的人很难把我和这些联系起来,我看起来并不像喜欢这些的人。

过年的时候跑去长江边,站在石坝上看江水翻腾,我的心里也升腾起一份莫名的情感,但我还是太年轻了,我读的书太少了,我甚至不知道怎样形容我的心情。就只能想到乱石穿空惊涛拍岸。

有的时候会想窥见古人的生活,想知道他们每天都在干什么。我想知道他们的故事和感情。

看到黄庭坚写的这首诗的时候我特别感动,我甚至不知

本来有好多想说的

变成文字以后全都换成了言不由衷

好想大哭一场啊

可我不是小孩子了

晚间

翻开手机找歌的时候突然不小心点了一首早就不听的歌

「苦茶」

会不会有人像我一样停顿几秒,想起很久以前属于我们的时刻呢

那个时候台湾电视剧那么流行,年轻人听的音乐永远是周杰伦林俊杰蔡依林

「苦茶」就是其中的产物之一

现在说起黑糖玛奇朵会不会被笑话呢

想起以前不屑父母听的歌老土,总觉得自己走在潮流的最前端

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遭到报应了

我也到了被人嘲笑老土的年纪了啊

我们也和父母一样 被时代抛弃了啊

时代曾属于我们  可它终究还是成全别人

当年大喊鬼王王道王熏王道的年轻人现在都变成了怎样的大人呢

是否还是像多年前一样的姿态努力呢

现在才明白我们反复的听着以前的歌...

在路上

路上带着耳机听歌是我一直以来的习惯。
我喜欢让每一首歌切换我的心情。
我看着路上低垂的杨柳,还有很高的不知名的树,它的枝干已经是光秃秃的了,可现在只是初秋夏末啊,粉色的小花热烈的开着,昭示着她最后的高傲。
太阳已经西斜,我的耳机响起了这样一首歌。
早开的晚霞。
我并不觉得这首歌好听,却一直把它留在手机里。这首歌带着我许多的曾经。
高中第一次住校,我看着远方的黄色的路灯,就想起了这首歌。手风琴的前奏让我突然想起来好多。
让我想起了初三时小眼借给我的林宥嘉的概念书。

刚上高中的时候,对未来很惶恐。

第一次离开家住校,第一次被忽视,被光明正大地讨厌,第一次因为班主任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,第一次从内心到外在的感到前所未有的累,第一次不被理解,第一次被故意冷落。

太多太多的第一次。

第一次放假的那天下午,天气不冷不热,阳光很好,就像我每一个回忆的碎片一样,是一样的阳光,碧蓝的天,远处的树沉默地伫立,与初中的树不同,初中校园里的树总是随风摇曳。

初中的景色总是这样美好的让人忍不住哭泣。

而高中却是彻底的绝望。

安静到让人窒息。

痛苦却无法呐喊。

赤裸裸地被刺痛。

放假终于让我有一丝安心,我在街上闲逛,走过每一处初中走过的地方,路过学校,上学时常去的...

知道朴树吗。

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吧。

如果不是后会无期的上映,有多少人还能记得或者是知道朴树呢。

对,就是曾经鼓励我们生如夏花般灿烂的人,唱起了平凡之歌。

我觉得稍稍有点讽刺呢。

生活嘛,总会把所有的灿烂给磨去的不是吗,每个特别的你或者她总会消失在茫茫人海,走上平凡的那条路。

无论是你还是我,都只是这个悲剧的牺牲品。

最终我们就这样成为了平凡的一份子。

By the way,我还是很喜欢朴树的白桦林的。


1 / 3

© -屿 Island | Powered by LOFTER